“那时候,一些食品店里既可以买到烟酒又能买到罐头、肉松;思明南路的“安南商行”和中山路的“建成”商号,除了销售烟酒还兼设冰室,父亲出来买洋酒也会顺便带着我和姐姐尝下冰淇淋和刨冰。”前阵子,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华侨兴致勃勃地提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厦门的烟酒店画风。

民国时期,除了酒厂销售点和专门的酒庄酒行之外,大众化的烟酒往往一起销售,1947年《厦门大观》收录的“烟酒行”近200家,1949年《厦门商业行名录》记载的“烟酒罐头行”有一百多家,烟酒经常和罐头、糖果、什货一起销售,老华侨提到当时烟酒店里买到肉松和冰淇淋确实是不足为奇的事。

厦门作为侨乡,不少旅居南洋各地的华侨归国时会带来一些洋酒,比如美国烈性威士忌或者斧头标的法国高级白兰地等高级名酒,同时也因为通商口岸的开放性,居住在厦门的外国人士也带来了洋酒文化。

当时洋酒主要有瓶装白兰地酒、高月酒、威士忌酒、葡萄酒、糖烧甜酒、啤酒等,每年有一定的进口量,比如1929年至1931年间每年进口的洋酒均有一千到近三千打,值价高达关平银三万多两。

据史料记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厦门的洋酒代理商行和售卖点主要有三星公司、三井洋行、中兴行、新利记、东方药房、福建药房等,其中设于大同路的“英商得忌利士行厦门分行”主要从事各种威士忌、白兰地和各色洋酒的销售,碧山路的三星公司则是当时时髦的铁树白兰地、三王葡萄酒的总发行所在。

另外,一些规模较大的糕饼糖果商号“达华行”、“南美商店”、“益生商庆行”、“义华行”、“光星行”也兼卖有洋酒、罐头,并有批发零售业务,可见当时洋酒的风行程度。

当时洋酒在一定程度上的兴盛,新的消费群体带来了新的商业品种,威士忌、白兰地、朗姆酒、红白葡萄酒、香槟、啤酒,这些洋酒也渐渐为特定阶层的消费者所熟悉与接受。

民国时期,各种啤酒也迅速走俏,当时厦门市面上供应的很多是外国啤酒,日据前厦门每年的啤酒销量约八万元。德国的蓝妹啤酒、乌猫乌蜜酒最早进入厦门市场,但是因为价格昂贵销路并不是很理想。

后来英国的怡和、UB“友啤”啤酒和日本的太阳啤酒也来争夺市场,一时间,报纸、电影银幕上琳琅满目的各种啤酒广告、街上的“免费送饮队”等各种促销活动很是壮观。

英国怡和洋行创办的怡和啤酒厂,与“友啤”一样,当时是上海三大啤酒商之一。“友啤”当时是远东最大的啤酒工厂。《法文上海日报》上刊登的UB黑啤——丰富的香味、美好的口感,还有高度的营养价值!怡和啤酒厂商标为EWO(怡和)牌,主要产品有黄啤、黑啤、红啤、健身露、麦汁饮料等。

当时,日本的太阳牌啤酒性价相对好,一时销路大开,为了增加竞争力,日本还在青岛设厂制造啤酒。

另外,比较小众的还有日本的龙标啤酒和英国产的狮标啤酒,后者由厦门惠罗公司经销,广告语为“清凉止渴,有益卫生”。三十年代初,国货“烟台啤酒”和“五星牌”的啤酒在厦门也有销售,但较鲜为人知。

抗战胜利后,民众消费国货的热潮更加兴盛,“青岛啤酒”回到中国人的手上,张裕等老牌国产葡萄酒也重新焕发生机,在南方市场开始走俏。

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中山路的鼎真酒行是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华美葡萄酒、青岛美口白兰地、青岛啤酒的老牌福建省总经销处。开元路的德隆老酒庄除了自造各种美酒,也经售各种国产名酒。

当时国产葡萄酒的广告多见于报刊、杂志和橱窗,酒类商标,制作精美,色彩绚丽,寓意喜庆热闹、富贵祥和的期许,迎合国民的传统习惯。

其中张裕酒厂的“大宛香牌”、“双麟牌”、“琼瑶液”、“金星高月牌”和“玫瑰香牌”的商标广告最使人賞心悦目。

(来自网络)

在现存的鼎真酒行的老广告中,上面赫然可见红葡萄酒(玫瑰香、英甜红)、白葡萄酒(大宛香、佐谈经)的详细分类和“气味甘香、功能清血益气。胎前产后,尤见功效”,“送礼宴客,高尚雅观,美观经济”的字眼。

新中国改革开放后,厦门的酒市场更是百舸争流,各种档次的洋酒、白酒、葡萄酒等各领风骚。八九十岁的老厦门郎无论身在何处,偶尔还是会回想起年少时骑楼下喝的那杯洋酒,女伴手里的冰淇淋,还有巧笑倩兮。

(部分内容参考自1932年《厦门工商业大观》、1947年《厦门大观》、1949年《厦门商业行名录》、《厦门老报刊广告》)

>>>>>>>>>>>>

往期阅读“民国厦门饮食”系列(点击题目可阅读):

赏喵专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