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与文末话题互动)

当你进入一个菜市场时,你在想些什么?

今日晴,你走进一家菜市场,看到蝇虫环绕的积水滩,伸长腿迈过了它。小贩们面前摆满蔬菜和各种肉类,你走到一个卖菜摊,大妈正跟老熟客用你听不太懂的闽南语唠嗑,你随手捞起一个紫茄子,捏了捏发现有点蔫,又把它放下了。你还在看其他蔬菜,菜市场管理大叔挺着他的啤酒肚走过来同大妈说话,几句话的功夫,大妈的音量骤然飙升,怒目圆睁地瞪视着管理大叔。

以上全为想象,来自一个话剧“独行侠”的想象。“独行侠”潇潇雨南下到厦门已近半年,身为一个北京人,到厦门这样一个地标性的南方城市,能发现很多值得他探索的事情。

潇潇雨从小就喜欢想象,根据眼前物事、目中风光去想象各种故事并且写下来,对他来说是充满乐趣的。在做话剧之前,他曾为了锻炼自己的笔力,每周看2到3部电影,并在观影后的一小时内写完一篇2000字的影评,坚持了将近一年。也许是对世界一直保有好奇心,他还喜欢看杂书,走到农业书柜边,能从《母牛的产后护理》这类书中找到一本科普类书籍《兔子是怎么占领这个世界的》,挖掘各种对他来说新鲜有趣的东西。

西安十一朵堂的话剧演出

早年间,他还在商业投资圈里打转,因为喜爱戏剧,从豆瓣上召集了几个之前完全陌生的同城小伙伴,在西安成立了一个名为“十一朵堂”的话剧厂牌。从编剧到导演,再到制片,潇潇雨几乎每种工作都干过;团队坚持每个月都出产新作品,并进行常态周期的演出,还与大华1935博物馆,广州起义纪念馆合作,把他们的沉浸式戏剧玩出了花样。

西安十一朵堂的话剧海报

南下之旅

就这么玩了四五年,潇潇雨在2018年年初决定南下玩话剧,理由很简单,想“换一环境生活”。说走就走,初时选定的城市是广州,到了地方才发现,以他个人之力,要在广州做话剧相当有难度:当地的方言使用率极高,一个北方人想混入粤语圈子里有点难。潇潇雨留驻的第二个城市是深圳,但深圳的明快节奏不太适应他的需求。

潇潇雨镜头中的厦门

想要小而美,想要艺文氛围,想要慢下来,几经辗转,潇潇雨来到了厦门。初到厦门,很多事物都令他惊奇,例如在闽南地区,人们祭拜神明是生活常态。北方人通常都是在面临重要事项时才会去求神拜佛,而在厦门、泉州和漳州,不管是日常还是特定日子,经常能见到人们在祭拜神明。

看到烟火气浓重的庙宇或是荒山上的佛龛,潇潇雨由此展开脑洞:被祭拜的神明们都在哪里办公?又如何处理这么多人的愿望?怎么筛选和分辨这些心愿?山上的土地公们又分别是什么品级的官员?有没有人给他们上供灯?

除了一贯的开拓脑洞,潇潇雨还喜欢上了厦门的小吃。海蛎饼、沙茶面、炸五香……潇潇雨甚至想把一家厦门老字号的小吃店当做吃饭谈事的根据地。有一次他看见人家摆在路边的炸物,还以为是可售的,询问价格时才知道,这些是人家用来祭祀的祭品。

潇潇雨镜头中的厦门

跟在广州和深圳不一样的是,在厦门所需的通勤时间要更短一些。如果在街上游荡时突然蹦出灵感,他可以在一小时内回到家,立刻下笔写出来,而不是把写作的激情消磨在路上。在坐公交或地铁时,比起记录想法,他更喜欢观察周围人群的各种动作和反应,并猜测下一时段的可能,体会人生遥控器的快感。在厦门呆的时间长了,通勤时间缩短也给他一种厦门人常有的错觉:到了海岛边上,会觉得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

路遇喵呜拦路虎

他在厦门,路上偶尔会遇到一只野猫,也会瞥见路边敞着肚皮的大爷,听见闽南语他会不住好奇谈话的内容,自己还能用普通话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在厦青年交流。潇潇雨觉得,厦门像个被圈养、招安的江湖。厦门的旅游气息可能是经过一定的包装,繁华之下是另一个模样;也许是受台湾电影影响,本地居民在路边喝茶聊天时,他都觉得充满了江湖气。而沙坡尾这一片老城区,潇潇雨用“杂糅”二字评价:港口的本地居民们从前都靠海吃饭,如今这个老城区进驻了各行各业、多种多样的景观。

潇潇雨镜头中的厦门手艺

“厦门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能容纳来自五湖四海的文化元素。”在旅游业发达的商业繁华背后,潇潇雨也想为厦门做些什么——将城市温度、本地氛围聚焦在话剧中,展现给常驻厦门、来到厦门的人们,让大家都能感受到专属于厦门且有情感共鸣的话剧体验。

“非主流”话剧人

虽然是非科班野路子出身,但对于戏剧,潇潇雨自有一套想法。“戏剧,就是与世界聊聊。”把平日里观察到的、感受到的情绪写进故事里,放到舞台上表演,观众自有共鸣,再赋予这出剧目一个完满些的结局去收尾,潇潇雨称之为“一个出刀入鞘的过程”。

话剧的魅力在于,观众们能将自身代入舞台上的角色,将内心投射于剧情中,获得情感共鸣。他曾做过一场话剧,剧中的男主角因车祸致死,把自己尚完好的内脏捐献给了需要的人。有的观众会因为身为男主未婚妻的女主角按照习俗提着灯笼来祭祀而动情,也有观众会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而流泪,台下观众都或多或少地将自身投射到一些微小细节上,因为这出剧目而牵动自己的情感。

闽南古厝屋顶的飞燕脊

在这样一个被海包围的小岛上,潇潇雨有时还会感觉“看海能看吐了”。但他始终觉得,厦门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能够融洽地汇流从各地奔涌而来的人群和文化。到现在为止,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视野无忌的天台,继续安放戏剧的梦想,在这山海城之间,感受人潮人海、潮起潮落。

潇潇雨镜头中的厦门

如果有对“天台小剧场”感兴趣的小伙伴

可以加入十一朵堂的厦门交流群

互动话题

聊一聊你看过的话剧

★ 你看过话剧吗?看过沉浸式话剧吗?

★ 你曾在看话剧时被什么细节打动?欢迎在文末留言。

1.趣浪2.0:超多福利集结,各种好物赠送

赠票、折扣、优惠,你想得到的这儿都有

2.厦门人物故事:在厦多领域、多行业人物访谈

无论是潮人还是大佬,我们地毯式搜寻故事

如果你有任何Good idea,或者想吐槽我们

甚至想知道某位厦门大佬的故事

欢迎到后台给我们留言~

艺术西区 | 原创发布

----------------

欢迎分享

编辑 | 林鹿森

配图来自潇潇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