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17 | No. 133

“我们终究会死。

所以我们的人生目标不该是长命百岁

而应该做点自己想做的。”

——恰克·帕拉尼克

距离上次一个人出去玩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

上学时候还是挺喜欢一个人出去 研究生之后就很少了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 跟朋友有跟朋友的快乐 都挺好

这次决定的比较突然

是因为在Airbnb上面看到了很喜欢的民宿

老板是位旅行作家 一个大写的文艺青年

他们家的房间都很有特色 撞色 复古 木头 藤条

躺下会陷进去的床品还有好闻的冷调精油

加了微信以后 看到他的摄影作品人生品味与生活方式

感觉 人生在世活着的方式真不止有千千万万

正是这些在不断拓宽我对于人生的认知边界

如果非得给每一场旅行赋予什么意义的话

此刻是零点二十分 我坐在一个让我很放松的环境下

吃着南方水果 跟大家分享一下所见所闻

没办法称之为“攻略” 因为鼓浪屿曾厝安这些热门景点都被排除在计划之外

我在这里 只想睡个好觉。

第一感觉算是没太多偏差 和印象中南方城市差不多

阴天 没有很大 没有各种富丽堂皇包裹着

从计程车上看窗外的风景能大概把握这个城市的调性

作为一个旅游城市 最多的就是餐馆以及各种路边摊小吃店水果摊

满大街中华老字号 以至于我想买瓶矿泉水都有些困难

不过厦门的小吃是真的多 也还算符合我的口味

海蛎煎 沙茶面 鲨鱼丸 春卷 花生汤 虾饼 里脊肉串 物价也不高

今天一天都在用双腿走路

看到公园里很多人打牌 聊天 想来这里的生活还算安逸

怪不得进去的那间咖啡馆

还不到晚上七点 就被告知了要打烊

不过据说这里的公交还不能手机支付是要付现金才行

南普陀寺/

虽然没打算刷景点 但是南普陀寺还是决定要去一下

寺院就在厦大的旁边 依山傍水

反正我也不赶时间 索性在园内的池塘边停住了脚

看了半个钟的乌龟挑逗红鲤鱼

然后拿掉墨镜 摘掉耳机 手机装袋 踏进了寺庙

我每次来到这些涉及宗教的地方都会被震撼到

无论是雍和宫 白马寺 基督或天主教堂

我从不皈依某个具体的神名之下

却始终对信仰本身怀有百分之百的敬畏之心

这些宗教圣地里的能量太强

虽然不曾看到过这些能量粒子却每次都能切身感受到它的存在

每次看到虔诚的信徒跪拜于神明身下

我总觉得 原来千百年来发生在人身上的疾苦从来不曾改变

人类实在是过于渺小 我更是微不足道

那些发生在我生活上感情上工作上的种种又算得了什么呢

之前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怀疑自己的能力

为什么别人完成的漂漂亮亮的事情我却总是办不好

可怕的是 我是一个坏情绪网络辐射很快的人

从工作怀疑到个人能力 从个人能力上升到生活

从生活联想到某段感情 又从感情扩张至整个人生

但现在想想 谁还不是关关难过关关过呢

(从来不在寺庙拍照所以就原谅我放放自拍吧)

从南普陀寺出来之后顺道去隔壁的猫街转了一圈

一看就是刻意打造出来的和风主题街

本身也不大喜欢小女孩的东西所以几乎没逛就出来了

接着就是开启了一场暴走 来到了西堤咖啡一条街

随便撞入了一家店

老板推荐了他们的古法泡茶 以及抹茶卷

红茶里有淡淡烟熏的味道 夹杂着南方正氤氲着的天气

简单的处理了工作之后便单纯的享受在这个环境中

我实在是 太喜欢这种耗时不长但一定要有的虚度时光

将这个脑袋完全放空 全世界此刻你只关心

喝进去的茶的味道 甜品的味道 周围人的声音 以及呼进来的空气

那一刻像是灵魂短暂从身体内抽离

回过神之后的轻松感不亚于一场手法精妙的大保健

从咖啡馆出来天已经黑了 跟着导航沿着水边一直走

从王菲听到朴树 朴树到黄义达 黄义达到玉置浩二

就这样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随便走

看到什么想吃就进去买 随机到不喜欢的歌就立刻切掉

走走停停 漫无目的

如果是几年前拼命作死的我

此刻的光阴一定是边听着杨千嬅的《自由行》

边浪费在纠结“不来找我就代表他不够爱我”的矫情上

现在显然不会了

而这种由内的改变我觉得才真正地称之为自由

虽然还是间隔地有过去的回忆闪现出来

但那些无论是欢笑还是遗憾都已经成为珍贵的回忆

全部变成了珍珠。

18年有些日子 只要一想到人生无法重来

就很长时间沉溺在痛苦中

后来甚至有些自我放弃 任由自己觉得人生一片荒芜

今年从过年开始 日记本中反反复复出现的一句话是“生机勃勃”

每一年都要比前一年进步

生活 想法 感悟 能力 工作 赚钱

大好时光就算是浪费也要浪费在谈恋爱这种甜蜜的事情上

世界还有那么 那么大 到处充满着可能性

这么想来便觉得 人生哪里有什么终点 。

【Life Is A Story】

图文/大發